下一次金融危機何時到來

  沭陽縣委黨校  周永亮 

 2019.8

 

 馬克思論述的經濟危機在現代主要表現為金融危機,這是資本主義社會經濟運行的規律性、周期性現象。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下,人們可以推遲或加快金融危機的發生,但不能消除金融危機。

 

 我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自身不會產生金融危機,但這是一個經濟全球一體化的時代,近年來我國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大力開展“一帶一路”建設, 我國與世界各國特別是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美英法德意等有著廣泛的經濟貿易往來。來自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周期性發生的金融危機必然會沖擊到我國經濟的各個方面特別是我國的金融地產行業。

 

 既然金融危機具有周期性,那么下一次金融危機何時到來?

 

 第一次金融危機是在1987-1988年。

 日本被迫簽署“廣場協議”,黑色星期一爆發,一夜間全球蒸發一萬四千多億美元,相當于第一次世界大戰全部損失的三倍。

 

 第二次金融危機是在1997-1998年。

    東南亞被國際炒客攻擊,引爆貨幣危機,緊接著剛被收復的香港被襲,在中央政府破釜沉舟的保護下,成功將國際炒客擊退,得以幸存。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香港金融保衛戰”。但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造成的結果就是,中國1億國企工人被迫下崗。

 

 這次金融危機與第一次相差10年。

 

 第三次金融危機是在2007-2008年。

 美國從伊拉克和阿富汗撤軍,原油價格跳水,高盛和摩根向新世紀金融公司逼債,引發次貸危機,美國經濟垮塌傳導至全球。中國被迫四萬億計劃救世,最后導致貨幣嚴重超發,房價上漲,工業產能過剩;股市也從200710月的6124點狂跌到200810月的1664點。水深火熱。與上一次也是相差10年。

 

那么,第四次金融危機呢,難道會在10年后的2017-2018發生?

 

我們現在知道在20188月,只發生了土耳其貨幣危機,這是一個小型局部的金融危機。那么大型的影響全球的第四次金融危機何時到來?隨著世界各國經濟管理的日益現代化,金融危機的周期顯然被拉長了,前面三次周期都是10年,那么根據數學二分法原理,可以預測第四次金融危機發生的時間大概在2023年。考慮到美國總統特朗普執政思想執政行為的特殊性,考慮到中美貿易大戰的持續和深入,考慮到世界經濟特別是美國經濟的債務規模以及美國股市泡沫越來越大,考慮到英國脫歐以及美伊關系的不確定性,等等……。下一次即第四次金融危機發生時間可能會提早12年到來,也就是2021-2022年,所以現在距離第四次國際金融危機發生還有2-3年左右的時間。

 

當前世界經濟有一條龐大的資金債務鏈條,全世界都把幾十年后的資金預支到現在使用,把幾十年后的日子提前到現在來過,總之全世界都在借錢過日子。不管是國家還是政府,不管是民眾個人還是資本家企業家,都在借錢生產,借錢搞經濟,借錢消費。

 

比如一個二三線城市不管有沒有實體經濟支撐,動不動就要人為憑空打造一個新城。操作模式大概這樣:先圈出一塊50平方公里左右的土地,鋪路架橋,通水通電通氣,建醫院、建學校、建公園等等,這些基礎設施建設需要大量資金,又沒有足夠的實體經濟支撐,怎么辦?政府大幅舉債,向銀行大量借款。邊鋪路邊賣地,地越賣越貴。開發商買地也需要大量資金,通常那些所謂的開發商都是“空手套白狼”所需買地開發資金幾乎全部從銀行借款。商品房建好后(事實上大都是期房)高價賣出。社會大眾(當然包括炒房客)是怎么買這些高價房的?也是向銀行大幅借款(即按揭貸款),自己只首付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三十,按揭還款期限20-30年左右。因為政府的土地越賣越貴,因此房價也是水漲船高,再加上社會機構、房產中介、炒房客等等聯合炒作,房價更是越來越高的離譜。地產泡沫迅速膨脹。這是一個典型的資金債務鏈條,整個世界經濟資金債務鏈條就是由這些無數個小資金債務鏈條組成。這樣世界性的錯綜復雜的“借錢經濟”形成了一條龐大的世界經濟資金債務鏈條。當這條資金債務鏈條中的某一節點突然斷裂時必然引起世界經濟資金債務多米諾骨牌的轟然倒塌,國際金融危機就發生了。如果從2008年算起這條資金債務鏈條已經運行十多年了,隨時可能斷裂,大概率會在2021-2022年間即從現在開始2-3年后斷裂。世界經濟似乎正在焦慮地等待一個像上一次金融危機時候的美國雷曼兄弟黑天鵝事件的發生。

 

 以后的三年時間非常寶貴,要集中全力防范化解我國目前的金融地產風險。

 

    早在2017101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就無比英明的提出:要堅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的三大攻堅戰。其中防范化解重大風險主要就是指金融地產風險。

 

 當前我國的房價大幅虛高,不管是北上廣深一線城市,還是二三四線城市,住房價格遠高于當地的居民收入,遠高于建房成本,相關部門機構伙同開發商、房產中介、炒房客等一起把房價抬高到無以復加的可怕的程度。我們說商品房不管怎么樣還是一種商品,既然是商品那么商品的價格總要回歸商品的價值,這種回歸是任何人任何機構任何力量也阻擋不了的。這種回歸有時候是自然的長期的過程,有時候是在突發外力的打擊下比如國際金融危機打擊下短時間強制性地快速地回歸。后一種回歸就是一種災難性的金融地產泡沫硬著陸。

 

假如把我國金融地產風險比作一個大氣球,向氣球里面不停的吹氣,則氣球會慢慢不斷的變大,氣球爆炸的風險必然也慢慢加大;反之讓氣球慢慢撒氣,則氣球爆炸的風險必然逐漸減小,直到爆炸的風險被完全化解。我們現在開始就是要力爭在三年之內即第四次金融危機到來之前把金融地產這個大氣球爆炸的風險完全化解。假如我們做不到,金融危機到來時不可避免的有相當數量的企業特別是與國外有貿易往來的企業將面臨減產停工破產的打擊,大量員工失業,房貸停供潮出現,短時間內房價大幅從高處急速下跌30%60%,那時我國銀行等金融機構會情何以堪!金融地產這個大氣球就爆炸了!我們承受不了這樣的經濟硬著陸,我們決不能讓這種事件發生。

 

 為此,我們必須在最近三年左右的時間里即第四次國際金融危機到來之前做好如下兩件事:

 

    1從現在起堅決不允許房價上漲;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于730召開,會議再次提出要求: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作的定位,落實房地產長效管理機制,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剌激經濟的手段。中央政府一錘定音,但關鍵是把中央政府的政策落實到每一個城市,真正讓炒房者幻想破滅。

 

    2、從現在起每年讓房價下跌10%-15%左右;三年總下跌40%左右,讓大幅虛高的房價緩慢回歸到與國民收入相符與建房成本相符的合理水平。這樣才能消除化解金融地產風險,在國際金融危機到來之前我們的金融地產風險可以成功軟著陸。現在要敢于讓房價下跌,穩房價,不讓房價下跌,最后只能是越穩越穩不住。這個跟上一次金融危機時候的A股是類似的。股市從200710月泡沫的6124點飛流直下到200810月的1664點。當時的股民們非常可愛也非常瘋狂,根本不相信A股會真的下跌,即使有短暫的下跌也是為了將來更大幅度的上漲。期間政府盡管也曾反復救市,結果股市還是硬著陸,股民和企業近80%的財富灰飛煙滅。

 

    根據中央政府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作的定位,可以快速消除炒作現象。通常一個城市居民或家庭都有一個常駐城市,在常駐城市不妨可以有兩套住房,第二套為改善型住房,對于有第三套房甚至更多套房的居民或家庭則實行高額房產稅,比如對第三套房實行征收房價15%至20%的房產稅。另外一般情況下在非常駐城市不得有房產,如果在非常駐城市有房產則限時賣出 ,過期不賣的由有關部門進行拍賣。這樣就基本消除了住房炒作現象,房價也必會逐漸回歸合理水平,同時也讓住房真正回歸居住屬性。但遺憾的是類似于這樣簡單明了的政策因既得利益者的百般阻礙遲遲不能出臺。我們現在必須和第四次金融危機搶時間,迅速清除障礙,出臺房地產相關政策。

 

    現在我們更是全民炒房,二十多年來,中國的房價一直是上漲的,期間雖然房價有過調整,但之后是房價的更快速的報復性的上漲,這種現象在民眾心里已經根深蒂固。住房已失去居住屬性被當做貨幣股票證券一樣被反復買賣炒作。現在幾乎沒有人會相信中國房價還會真的下跌,只要有錢或借到錢首付都會去買房,保值增值,是一種最好的投資。這是一種多么可怕的現象!中國民眾因按揭貸款買房欠金融機構的債務已經達到了極限。所以在我們防范化解金融地產風險的時候要汲取上一次泡沫A股硬著陸的教訓。各級政府要明白清楚我們現在究竟應該做什么。再也不能為了當地的GDP而出臺刺激房地產的政策和措施了。要實實在在的做點事改變解放民眾心里那種根深蒂固的房價只漲不跌的觀念。確保所轄地區的房價在下一次金融危機到來之前調整到與本地區民眾收入水平相符與建房成本相符的合理價位。不讓特朗普之流有擊潰我國經濟的任何可乘之機。